糖中毒。

写文只是自娱自乐,请不要转载任何内容,谢谢体谅。
产粮不如吃粮,吃粮首选肉和糖。
HP/全职/阴阳师/魔道。
杂食动物,低产还爱留坑,嗨呀,好气。

[叶蓝] 电台情歌 01

◆ 灵感源于老周和迪迪的真实故事,故事主人公表示随意借梗,于是我就这么上了。(滚

◆ 走原著,时间线设定在第九赛季尚未开始挑战赛的时候。

◆ 如果不难产的话,应该是中短篇。

◆ BGM推荐莫文蔚的《电台情歌》。

◆ 考试周开新坑,嗨呀好气,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呢。

◆ 和朋友聊了一下这个梗,觉得一开始设置的情节不是很科学,所以改了改,这是修改后的版本哦。






01.

魏琛不是第一次注意到那个办事麻利的银行小职员了。


人长得清清秀秀,说话温声细语,乌黑的头发在脑后挽一个髻,同样是银行发下来的套装,就她穿着最出挑漂亮。


不错不错,就她了。魏琛心里乐,想不到每月来给家里汇钱还能碰着这么好的姻缘,他颇有些当年从网吧里发掘出天才剑客黄少天的得意感。


心里正盘算着怎么向人家姑娘要个电话号,就见袅袅婷婷一个人踩着低跟的黑色小皮鞋站到了身边,倾身把银行业务宣传单地过来的时候,还带着一阵香风。


“先生您好,请问需不需要办一张我们的信用卡,您可以先了解一下这……”


“这样吧姑娘,你把你的手机号给我,我就办一张,怎么样?”


魏琛打了个自认为技术高超的直球,附赠一个自认为友好爽快的微笑。显然忽略了身上穿了俩月没换过的外套,和一个多周没刮过的胡须。没办法,忙嘛,张罗着公会上下去抢野图Boss忙,给被家里催婚的老叶寻么对象更忙。


姑娘明显怔了一下,但迅速恢复了一张笑脸。


“那您稍等。”


真好说话,不过这答应的也太干脆了吧,果然还是老夫的魅力不一般,魏琛美滋滋地脑补,没看到姑娘转过身就换了一副气得咬牙切齿的模样。


利索地填了个人信息,办好卡,魏琛把写着电话号的小纸条揣在外套兜里,溜达着回了上林苑。

 

 

 

“哎小方,你还真把手机号给他了啊?那人一看就是一脸混混相,都什么年代了还要电话,现在都用的是微信,微信啊,这绝对是这个月相中你的奇葩之最!”


刚吃完午饭,矮个子胖乎乎的女职员就凑过来打抱不平,捧着泡枸杞的热水杯,嘭地一声,往桌上怪用力地顿了一下。


“没有第二。”


“哪里没有,调到这儿之前有个小年轻,大晚上喝得一身酒臭味就冲过来要电话,看我不给,居然把手机抢去存了自己的,真是……一个老奇葩一个小奇葩,我就做个媒,干脆把他俩凑一块儿了。”


被叫小方的漂亮姑娘刚洗了手,这会儿正在擦护手霜,葱玉的指尖看得胖姑娘一阵羡慕。


“凑一块儿?”


“就是说,我给他留的是那个小年轻的手机号。”


“哈哈哈哈哈哈……哎呦,你可真行,笑得我肚子都疼了,我们小方现在也不是好欺负的主了啊。”


胖胖的女职员不嫌事小,扭头就给别人讲起来了,小小的办公室里乐成一团,但总有经历更多又好为人师的,这时候已经过来拍小方肩膀了。


“开这样的玩笑,万一两个人过来找麻烦,你说得清楚吗?服务行业的,总是自己吞了委屈给顾客摆笑脸,你现在是出气了,一旦闹出事,遭罪的还是你自己。”


话不长,却说得小方哑口无言,但毕竟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简单回了句“我不怕”,话题就这么草草结束。

 

 

 


蓝河看着陌生电话发来的短短一个“Hey,宝贝”,愁苦地皱起了脸。


手机里联系人不多不少,生活中他不是个会四处泄露个人信息的人,也许是网游里见到的人肉事件太多,又或者某些人的影响,蓝河一直谨慎地把自己隐藏在屏幕背后,不难判断出这个陌生号码的主人是谁。


患难当头不信我,这都隔了多少天了,发消息过来也没用了啊姐姐!


按照以往的习惯,不论谁发来的消息都会回复一下,用基本的礼貌让自己心安,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他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档口。

 

这个人,多半是误会了什么。

 

 

 

“姑娘,算我求求你了……就给我留个手机号就行,我发誓,发誓绝对不会骚扰你,给我同学看过之后立马删掉!我是被人坑了啊……必须要到一个女生的电话才能换账号卡,拿不回来就完了。”

 

不远处一帮不嫌事大的同学朋友嗷嗷嗷瞎起哄,蓝河泪流满面,他喝了不少酒,站不稳差点跪在银行门口。

 

“你看我像是那种不正经的人吗?身份证、银行卡、钱包、学生证……都给押给你,就给我你的电话吧……实在不行,我把我的号存在你手机里,等我们走远了你发个短信就好,行吗?”

 

杨绕岸和他竞争了高中三年,大学四年,表面上和他勾肩搭背做好兄弟中的楷模,背地总是恨不得抓住任何机会阴他一把。那天蓝河刷微博看到一段话,是说生活中总有这样一类人,呆在你身边虽然没干什么坏事,但就是在很多小细节上让你感觉不舒服,可是你却不能说,说出来了,其他人反而觉得奇怪的那个人是你。所以你只能忍受着身边每秒钟都可能到来的别扭,还要对人笑脸相向。

 

杨绕岸于蓝河而言就是这样一个人。

 

毕业聚会,一群人喝得醉意熏然,摇摇晃晃从大排档出来又嚷嚷着要唱K。蓝河平时很宅,唱歌这种活动却是参加得不少,当年公会只要组织活动,就会把好脾气好嗓子的蓝会长捧上麦,靠着几首成名情歌,蓝河还成功为蓝溪阁吸引来了不少姑娘。如今电竞圈的周边宣传越做越好,女性玩家在荣耀里渐渐也不是稀缺物种了,但是在当年,谁掌握了更多的妹子会员,谁就抢了一个壮大公会人数的先手,招人宣传上的“我们会美眉多”可不是白说的。

 

蓝河喝了点酒,迷糊之间还对着路边店铺玻璃上的自己笑了一下,临近考研的这两个月,他跟春易老请了假,基本没有上大号蓝桥春雪,只是很偶尔地用十区的小号绝色上竞技场打几把减压,大有背水一战之势,好在最后的结果没有辜负游戏里的牺牲,再过一个月,他就要收拾行李去H市相当不错的高校报道了。

 

“学霸输了!哈哈哈罚酒罚酒!不醉不归啊!”

 

杨绕岸的细嗓门在耳边使劲嚷嚷,一条胳膊牢牢搭着他的肩,蓝河的反抗很快淹没在众人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起哄中,被迫又吹了一瓶啤酒。他不常喝酒,这会儿酒劲儿上来,反应慢了半拍,看见杨绕岸去摸他的包,皱着眉扑过去,虚飘飘想拦,蓝桥春雪的账号卡已经被人捏在了手上。

 

“哟!看我拿到了什么,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大名鼎鼎的蓝桥春雪账号卡,可了不得哦。”杨绕岸眉飞色舞,摆弄着卡片绕着蓝河转圈踱步,蓝河伸手要抢回来,又被他手腕一翻丢到了其他人手里。“室友四年,咱们学霸大大在这张卡上下的功夫可真不小,我看它就是你打光棍的罪 魁 祸 首!就该销毁了,是不是啊同学们?”

 

一片闹哄哄的赞同声中,杨绕岸笑得得意洋洋:“这样吧,你现在就去街上,要个姑娘的手机号,我们都给你见证,如果要到了,卡立马还给你,怎么样?”

 

这人似乎天生是他的对头,荣耀里处处针对,考研也选择了一样的学校,然而止步于复试,以后不能天天缠着他暗中较劲,这是打定主意想阴他最后一把。蓝河急得冒火,虽然这里玩荣耀的人不少,像他这样倾付心血的却没有,账号卡在人手里传来传去,蓝河寡不敌众,又不愿撕破脸搅了这顿散伙饭,心一横,说行。

 

可是这大半夜的,路上连只鬼都没有,哪里去找个大活人呢?

 

还得是个妹子。

 

蓝河看见从银行下了夜班的年轻女职员,就像第一次进荣耀副本刷出了稀有材料。二话不说冲了过去。

 

手机号是存了,但是对方完全没有回信的意思,估计没走两步就立马把电话删了,这事最终不了了之,蓝河拿回了账号卡,一周没和杨绕岸说话。

 

 

算了……好好和人解释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Hey,你可能误会了,我留手机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蓝河这么想着,解释得却很含蓄。见过醉成那样的自己,还来主动联系,总不能让人家太难堪。

对方消息回得很快,手机屏幕倏地亮起,蓝河拿过来一看,额头挂上了三条黑线。

 

 

 

 

 

“我知道,刚刚那条是朋友发的,他手欠。冒犯你了,不好意思啊。”

 

“……好,没关系的。”



这得是多不靠谱的朋友才能干出来的事儿啊,蓝河腹诽。不过说起来,是不是应该谢谢这个姑娘,忍受了他十来分钟的纠缠,还没有把他们一群醉鬼交给警察叔叔。蓝河咬了咬嘴唇,两个拇指上下点着屏幕,编辑了两句又觉得不好,仰头靠在了椅背上。

 

真是好尴尬啊。

 

 

 

 

 

 

“你看,”叶修怪无奈地耸了耸肩,拇指划过屏幕定在那行省略号上给魏琛展示,“你这个撩妹技术不行啊。”

“你懂啥,老夫这叫做牺牲自己给你创造机……”

魏琛话没说完,就见叶修重新戴上耳机,荣耀去了。


TBC.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