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中毒。

写文只是自娱自乐,请不要转载任何内容,谢谢体谅。
产粮不如吃粮,吃粮首选肉和糖。
HP/全职/阴阳师/魔道。
杂食动物,低产还爱留坑,嗨呀,好气。

[狗崽/晴博]大天狗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啦!

◆ 脑洞源于《洛天依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 现代paro,私设一堆,具体可参考之前的《全寮热恋》


◆ 迟到的圣诞节贺文,一发完结 




月正好,酒正酣,安倍晴明看着喝迷糊的源博雅,心思开始乱飘。 

说是不过圣诞节,看着博雅明显失落的表情他自然没有不应的道理,差遣着一众涂壁帚神打扫整理,又采纳了樱花妖桃花妖等等小姑娘心思细腻的审美布置,从来没有过西式节日习惯的阴阳师也把party弄得有模有样。

客人散尽,博雅作为每天准点蹭饭的大常客,也是很有自觉地留了下来。没来得及向挚友表示一下称赞感谢,就见晴明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两盅酒。 白瓷圆肚的小酒壶,被漆黑发亮的矮几衬得格外可人。

博雅向来是馋酒的,尤其是晴明亲自酿的酒,那句质疑圣诞节为什么喝起酒来的话尚未出口,就被清冽醇厚的酒香勾去了神经。 




比酒量,晴明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博雅醉了一个人坐不稳,就喜欢往阴阳师身上黏。醉酒之人平日的性格都会数倍放大,博雅格外执着,直到脑袋结结实实靠在对方肩膀还不罢休,很是舒服地蹭了两下,双唇微张,唇角还挂着餍足的弧度,俨然是个熏熏然毫无防备的笑容。 

晴明伸臂把博雅搂稳了,垂眸看了他半晌,目光由俊郎舒展的眉心下移至泛着水光的双唇,眼底也隐隐晃动着混杂欲求的情愫。 


有些事留着不做,等过年吗? 


距离不断拉进,两人的鼻息胶着着扑在对方睫毛上,安倍晴明偏了偏头,第一次迫不及待想感觉到那双嘴唇柔软温暖的触感。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嗯?晴明……我又喝醉了啊,是有人敲门吗?” 

最先有反应的倒是博雅,他显然不太乐意从踏实舒适的姿势恢复到坐不稳的状态,但还是揉了揉额角努力睁大眼睛清醒一些。 

晴明的心情实在不太好,但依然保持风度起身打开了门。 

“阿爸!!!我敲了好久的门你都不理我!大天狗把我家门钥匙拿走了!!!不能因为他是个SSR你就……诶……” 

从来整齐顺滑的尾巴毛凌乱了不少,银色的发丝间坠着青玉的簪子也歪了半边,妖狐满脸震惊混着气愤,一边说一边相当有自觉地往晴明家里走,话说到一半生生顿住,显然是看到了矮几边靠着的源博雅。 


衣冠不整面颊潮红的源博雅。 


聪明的狐狸迅速将形势分析清楚,飞快地看了眼晴明的脸色,毛蓬蓬的大尾巴不安地抖了抖,转身就准备跑路。

 “我突然想起我家门外的花盆里还有备用钥匙阿爸这么晚实在打扰你了真的不好意思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回去了晚安!” 

迅速逃出晴明家的妖狐,脸颊还在发烫,被冷风一激,脑袋也开始昏昏沉沉。 

可恶……想起刚才那么轻易就被大天狗摸去了钥匙,妖狐把牙咬了又咬。 

大天狗大概酒量很不好,一听菠萝啤就足以让他眼神发飘,妖狐原本只想逗他玩玩才引他喝的,却没想到醉酒的大妖比平常多了十倍的霸道。 

直接被锁住双手压在背后的事在妖狐身上并不多见,狐族机灵又敏捷,个个都是做坏事从来不留名的主,这样被抓现行,而且还是被一个已经被灌醉的妖压制得动弹不得,对妖狐来说可以算是从来没有过的耻辱。 

羞耻心一上来,妖狐的脸瞬间就红透了,连带着薄薄的耳朵尖都微微泛起粉红,不知有意还是无心,身后的大天狗竟然就在这小巧粉嫩的耳尖上咬了一口。

 “疼!!” 妖狐惊叫出声,同时踢蹬着两只脚爪奋力挣扎起来。

 “我警告你哦,快点放开,这里离阿爸家很近的,信不信我现在就……啊……” 

大天狗不仅没松手,反而大力揉弄起狐狸引以为傲的尾巴来,妖狐气得浑身发抖,额头间鲜红的妖纹也隐隐闪动起来,怎奈SR的设定就算他露出尖牙利齿,也照样被大天狗一只手制的死死的。

 “呵…”

看到他反抗,大天狗反倒显得非常开心,一声意味不明的低笑混合着刚刚被妖狐唬着喝掉菠萝啤清爽的水果味道吹在狐狸相当敏感的颈窝,索性将下巴搁在上面,认认真真在妖狐身上摸索起来。 

“你你你……我承认那听菠萝啤是故意叫你喝的,但是你这个人酒量也太差了点吧?好歹也是个SSR,大庭广众朗朗乾坤对我上下其手像什么话!呜啊……别抓尾巴了行不行?大佬求求你,放了我吧。” 


妖狐泪流满面。 


“叮铃——” 熟悉的铃铛响在耳边,妖狐连忙扭头去看,就见大天狗修长白净的手指间捏着他的钥匙串。 

挂着椒图给的的蓝色贝壳,萤草那里讨来的蒲公英羊毛毡,蝴蝶精不情不愿从拨浪鼓上取下的一枚小铃铛,等等等等。 

这么多小玩意映衬下,唯一一把门钥匙在这么多小玩意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孤零零。 

大天狗飘忽的眼神终于聚焦,点漆般的瞳仁里似乎还透出一丝得逞的笑意。 “这是我家钥匙,哎你!” 妖狐就算蹦得再高,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天狗拿着钥匙,宽大的翅膀一振,就这么飞走了。 

飞走了……走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妖狐越想越气,以往只有自己坑别人算计别人的份儿,明明这次也成功灌醉了大天狗,怎么反而是自己吃了大亏呢。 

天很冷,妖狐刚刚迈出晴明阿爸的小复式,就被夜风吹得打了个哆嗦,他把熟悉的人在脑中悉数过了一遍,判官被阎魔下了套乖乖约会去了,鬼使白大概还在拖着鬼使黑执行公务,跳跳一家……他暂时不想去招惹未来的大舅子二舅子。 

从出生到现在,他遵纪守法,勤勤恳恳,从来不和小姐姐搞过分的事情,能多突几下就多突几下,也没有要过阿爸一分钱工资,唯一敢理直气壮去求助的对象,也只有他了。

咬了咬牙,妖狐又转身蹬蹬蹬跑去敲晴明的门。




 “你曾经说过,如果有了心爱的女子,可以将天上的明月赠予对方,但明月依旧挂在天际,就如你的话一般善变。所以晴明……别再对我说喜欢这类的话了,我想要的,是那个永远不会改变永远在我身边的挚友啊。” 

安倍晴明扶额。 他是实干派,知道博雅醉了喜欢伤春悲秋,平时也很好脾气地劝说安抚。但是今天如果没有那个打断的话,估计现在已经上三垒了。

 “晴明,不早了,谢谢你今天的招待,我就先……唔。” 

该怎么形容嘴唇相触的感觉呢,安倍晴明曾经以为这不过是进化了的生理需求的一种表现形式,但事实完全不是这样,现在他觉得这是汹涌海浪吻过干涸的沙漠,是天边忽明忽暗的变幻莫测的云朵聚雨骤然倾盆,是他所有情绪和欲求的容器。 


这可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舌尖轻而易举闯入柔软的口腔,带着博雅抵在牙齿间试图阻拦的舌一同搅弄,温和的动作下裹挟着不容抗拒的强势,晴明自然而然扣住博雅的后脑,另手扣在他的腰间阻断了一切逃脱的可能。 

果然应该从一开始就坚持做实干派啊。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阿爸!阿爸!!!你再不开门的话,我……噢多累,啊累苦读……” 

又一次没念完台词就突突结束,妖狐也顾不得太多,径直踏过防盗门的尸体很有自觉地往里面走。 

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 

晴明博雅拥吻,妖狐原地石化,穿着睡袍的大天狗似乎是被吵醒的样子,站在门口探头犹豫着要不要往前走。 

“阿、阿爸……” 

晴明黑着脸对妖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拍了拍一旁手忙脚乱的博雅的肩。 

服软求饶不成,妖狐另生一计,扭头就对着门口的大天狗叫唤,转移目标。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到哪里了!” 

“丢掉了。”

大天狗神情自若。 

“那……那我睡哪!” 

“我家。” 大天狗侧了侧身,身后是和晴明一样格局的小复式,对门。 

妖狐也不打算再计较大天狗之前酒后做的那些事了,神志清醒的大天狗简直是他此刻的救星,二话不说,妖狐几步逃出晴明的家。 

其实一开始也的确是自己不对,心怀鬼胎故意把那罐啤酒的包装换成果汁,也不过是想看看清冷矜持的大妖喝醉之后,卸下防备的样子。 

大天狗关门前不忘向晴明博雅说了晚安,装醉他其实不太擅长,没想到结果还不错,妖狐毛茸茸的大尾巴近在咫尺,想都没想,他伸手便揉了上去。



比酒量,大天狗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fin.
——————————————————


其实烂尾了…基本写出来构想的梗也不算太遗憾,没赶上圣诞节这天发真是…………总之谢谢观看啦。祝大家圣诞节快乐,迟到的。

评论(7)

热度(167)

  1. 白先生☞银杏叶糖中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