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中毒。

写文只是自娱自乐,请不要转载任何内容,谢谢体谅。
产粮不如吃粮,吃粮首选肉和糖。
HP/全职/阴阳师/魔道。
杂食动物,低产还爱留坑,嗨呀,好气。

[SB/RB] 暫別於聖誕節前

◆ 圣诞节前突发奇想一个脑洞,一发完结。

◆ 黑兄弟cp向,不喜慎入。




那是一向以严谨优雅著称的家族宅院难得会充满欢快气氛的时刻。

雷古勒斯会破例被准许晚睡一小时,与兄长披上厚重的斗篷,看夹带着一身风雪的林场看守将用作节日的那些枞树搬到庭院。很快就有小精灵围上,用精巧绝伦的魔法把它们装点得金光闪闪。

缤纷绚丽的包装让礼物显得格外诱人,附以金线与银线织成精致的翅膀,在树枝周围上下晃荡。无论多么渴望,他都会遵照母亲的嘱咐在冗长的聚餐与舞会过后再将它们小心地捧进掌心,而西里斯总是满不在乎,在舞会的空当提前将喜欢的东西一把扯下。

怔神间手中羽毛笔在羊皮纸上无意落下一个点,随即被流畅的字母掩饰而过,笔尖上镌刻的家族花纹在书写间不时晃过银色的反光。

他习惯提前一周完成大部分论文以确保自己能够惬意地享受整个圣诞假期,但升上五年级后,课业明显加重了不少。

这已经是独自关在图书馆里的第三天了。

雷古勒斯落笔写下最后一句话,明显放松地沉下肩膀,久坐后起身,眼前微微闪过眩晕的花纹,但并不影响他迅速辨识出站在长桌尽头高挑挺拔的人影。

猩红与金色相间,格兰芬多学院的领带被相当随意地系在脖颈,谴责的视线由敞开两个纽扣的衬衫领口上移至对方双眼,不太意外在那双与自己别无二致的灰眸中摄取到几分怨怼。

然而他却把脚步却加快了不少,比起论文与假期,眼前这个人的诱惑力有成倍高出的优势。学生们大多都在为那场圣诞夜前的舞会做准备,这个时间的图书馆空旷且安静,很适合制造一个逾越常规的亲吻。

——或者多几下补偿性的啃咬。




Fin.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