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中毒。

写文只是自娱自乐,请不要转载任何内容,谢谢体谅。
产粮不如吃粮,吃粮首选肉和糖。
HP/全职/阴阳师/魔道。
杂食动物,低产还爱留坑,嗨呀,好气。

[酒茨/晴博] 全寮热恋 (二)


※现代paro,欢乐白甜向。
※酒茨出场,私设基佬酒吞×直男茨木,不喜慎戳。





2016年9月10日,晴转阴。


平安京最强大的妖怪酒吞童子靠在红叶门边打了第12个哈欠。

“你行不行啊,不行我自己去。”

“一边儿等着。这么多年没有姐姐挡刀,你个死给能坚持瞒到今天?”

做了鲜红蔻丹的五根手指伸开,毫不留情地把酒吞拍到了门外。漂亮泼辣的鬼女回过身,拈着小粉扑仔仔细细拍在脸颊,照够了镜子看不出差错才转头去扑另一边。精心烫过的长睫又卷又翘,双眼不同刚才,望着镜子漾出满满的柔情。

“晴明大人,这样的我能否有幸获得您的目光呢。”

真怀念以前那个会在火红的枫树下和我拼酒的,无忧无虑的女人啊。

酒吞叹气。

无论多少年过去,红叶对安倍晴明那家伙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地执拗,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却从来没有放弃过,一旦有机会见到他就会拼命打扮自己。

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呵,我也没有资格去为这女人叹息吧。

动了动嘴角露出一颗尖利的虎牙,酒吞扯出一个自嘲的笑,摸出手机点开常去的论坛。

『今天是我和朋友去做感情咨询的日子,考虑了很久,还是觉得自己需要一些专业的建议。各位的回复我都看了,劝我喜欢就告白被拒就强上那位,大爷我不是没那个能力,就是担心这么着会永远失去他。』

『我说了很多次,他是真心把我当做挚友,看我的眼神特别信赖,像小狗一样。我不想伤害他。』

『我们还没出发呢,在等朋友化妆。』

『烦心的事先不提了,讲讲我朋友吧。她就是我之前提到的那个凶女人,喜欢我们要找的那个感情咨询师很久了,可是那个咨询师是个骚包,家里莺莺燕燕养了一堆小姑娘,就是对我这个朋友保持距离,你们说是不是有毛病?』

『反正我觉着是。』

『真不是凶女人不好,说公道话,她漂亮,讲义气,关键是酒量特好。她帮了我挺多。这个帖子写了这么久,一路看过来的都知道,每次遇着事都是她假装和我情侣才糊弄过去。』

『说我gay蜜的是不是找揍?』

照平常走在路上,瞪一眼都能把这种人吓倒一片,还有胆子说他是受?

翻着回复,酒吞的脸色一点点阴沉下来,冷不丁又被红叶拍了一把。

“又去树洞倾诉衷肠了?走了,gay蜜。”

“注意,离我50厘米啊——不,1米!今天要见晴明大人的,谁和你装恩爱。”





————————————————

构思许久,怎么也没法很妥当地把设定融入剧情里,最终放飞自我开始瞎写……

进度迷之慢,茨木出场还得再等等,最后谢谢各位看官愿意看我写的东西!

评论(1)

热度(53)